奉化新闻网 奉化区融媒体中心 掌上奉化客户端下载
全部

聚智聚力探索新路径 共建共享谋划新图景—— 奉化建设共同富裕特色区智库专家建言摘录

10月23日下午,2021年雪窦山全球智库论坛圆桌对话举行,专家学者围绕“奉化案例浙江县域经济对话”和“奉化案例浙江共同富裕对话”主题,结合各自熟悉擅长的领域,从农村共同富裕的基本路径、城乡融合与县域经济功能重塑、乡村振兴的包容性、促进共同富裕的内涵与目标等方面,提出建设性意见和建议。

程国强 中国人民大学杰出学者特聘教授 、同济大学讲座教授

滕头村这个共同富裕的样本值得期待,希望全国各地都来学习滕头村的做法和经验。我认为,农业产业高质高效是基础,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和规模服务体系建设,形成“工农互促、城乡互融、协调发展、共同繁荣”的新型模式,由此增强农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并在推进乡村振兴过程中,促进农业农村的共同富裕。

从农村共同富裕的基本路径来看,一是要加快发展构建乡村产业体系,持续增强农业产业增收富民的能力,充分挖掘农村发展内生动力,拓宽农民技能就业渠道,扩大农民家庭经营性收入,为农民勤劳致富创造更高水平、更多选择的经营就业创业环境;二是要发展壮大带动农村增收富民的新型集体经济,充分发挥集体所有制的优势,依靠农村基层党组织引领,通过激活农村要素主体,盘活农村资产资源,推动“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新发展阶段,带动和支撑农民增收致富的新范式;三是要加快构建以城乡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均等化为核心的共富体制机制,按照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的部署,以县域内的城乡融合发展为着力点,加强农村的普惠性兜底性基础制度建设,加强集体经济治理结构和分配机制的顶层设计,带动经济薄弱的村和相对贫困的农户,真正实现增收富民。

叶兴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

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是扎实推进共同富裕的一个重要举措,也是我们实现现代化的一个重要举措。在乡村振兴发展进程中,如何去避免它的排斥性,如何去彰显包容性,才能把我们乡村振兴的过程变成一个缩小城乡差距的过程,缩小不同地区农村之间差距的过程,缩小农村内部不同群体差距的过程。

就滕头村的乡村振兴包容性来说:一是要推进城乡的双向开放,一方面我们要促进城市向农村开放,让更多的人从农村转向城市,留在农村的人越少,这样收入还有可能建立在劳动生产力提高的基础上,实现持续地增收;另一方面,城乡双向开放,让高素质人才下乡,这样才能让乡村资产化,让乡村结构更加优化,更大程度地体现乡村振兴包容性。二是要提高乡村产业发展的包容性,特别要提高农业发展的包容性,要鼓励规模经营,包括种植业、畜牧业的规模经营,同时让小农户从农业现代化中获得更大比例的收益。

滕头村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500多户、800多人都是有资产、有分红,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创业,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当老板,这是产业发展包容性的一个方面。还有一个经验让我很有感触,就是滕头村这个党建联合体,把周边的村庄联合起来,帮助他们提高治理能力,共同推进产业发展,这也是提高乡村振兴包容性。

涂圣伟 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农村室主任

中国的城镇化到2035年,将进入一个逐步稳定成熟和定型的阶段,城乡矛盾、区域矛盾以及收入差距会随着流动人口从农村到城市结束以后,通过“用脚投票”在城市之间重新选择定居的地点而交聚在一起。

正如我们奉化撤市设区以后,面临着县域功能的重塑,以县域经济、城乡融合去寻求一个高质量发展和共同富裕的路径,来解决过去城镇化体系大中小不协调的问题。奉化一方面是上海大都市圈的城市,是宁波都市圈的城市,设区以来,无论是从农村到城市,还是从县域经济到城市群经济转型,都是一个很好的样本。

在实现共同富裕的过程中,我们要赋予奉化更高的使命要求,主要有四个方面需要提高:第一,奉化要立足自身资源优势,围绕高质量建设共同富裕特色区路径,推进县域基础设施方面补短板、强弱项;第二,奉化面临着宁波、杭州、上海等大城市的“虹吸效应”,要反弹琵琶,立足于自身城乡面貌改善,以零门槛落户为突破,提升人口聚集和承载力;第三,奉化处于从县域向现代经济转型的阶段,要以城乡土地挖潜和高效利用为重点,提高资源配置能力;第四,要健全国有平台型企业主导的产业开发模式和产业基金引导机制,通过资金的靶向使用,培育产业新支柱。

李建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部长

共同富裕是中华民族传统的理想,从春秋时期孔子提出的“大同”,到民国时期想要实现“老有所得、住有所居”,再到新中国成立以后,共同富裕的思想一直在延续。在新时期我们要追求什么?要实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我认为,共同富裕应该包含五个方面的内容。首先,共同富裕是生物公平;其次,是基本共同富裕均等化;第三,是机会平等,保障人民平等参与权和发展权;第四,共同富裕还应该涉及人的全面发展;第五,促进共同富裕不仅仅是物质生活的富裕,还是精神生活的共同富裕。

实现共同富裕要体现几个方面的原则:共同富裕一定要坚持先富带动后富;要坚持适度的差距,而不是简单的平均主义;要坚持小初次的两极分化,让小部分人先富起来;实现共同富裕一定要坚持既定的路径;坚持效率和公平的有机统一。

共同富裕的蓝图已经绘就,我们希望能够在浙江以及滕头村,产生一些示范性的建议。无论是富裕地区还是落后地区,每个地区在未来发展过程中实现共同富裕,都有很长的路要走。富裕地区有需要解决的问题,相对落后地区还有更多的问题需要解决。

许元荣 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中心特聘研究员、 苏州大学特聘教授

习近平总书记常说“弱鸟先飞”,我们在奉化调研时发现,解决低收入人群增速不快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将基层党支部打造成共同富裕的发动机。因为这里的基层党支部不仅仅是我们常规理解的,做党的组织、宣传和发展党员等工作,还是一个创业致富的阵地,是一个农民创业的孵化器,其功能已经大大延伸和拓展了。比如说利用党组织的优势,协调各种组织资源、技术资源和人才资源,不断给予党支部辐射范围内党员和群众,资金和技术的支持,先进理念的传输,还有各种农业技术的学习和掌握。

调研中,还发现一个最有特色的“飞地抱团”,就是说各个村的条件不一样,招商引资力度不一样,面临的资金、人才的禀赋也不一样,用得很差的村庄这些指标都浪费了。因此,干脆在区内,在村与村之间形成一个模式,把招商能力差的指标放到做得比较好的地方,共同打造一个高质量、高能级的招商引资模式。我们统计了几个典型的样本,投资收益普遍达到8%-12%以上。

这个“党建为引领、支部带党员、党员带群众”的共同富裕模式,以及我们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的做法,构建农民共富的长效机制等,可以在全国范围内示范推广。

朱李鸣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浙江区域高质量发展战略中心主任

作为国民经济发展和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单元,县域既是城镇经济与农村经济的结合部,又是工业经济与农业经济的交汇点,也是宏观经济与微观经济的衔接处,社会生产力发展的生产要素主要源于县城,经济发展的动力、潜力来自县城。抓好了县域发展,也就是抓住了实现共同富裕的难点和关键,在浙江共同富裕示范区建设中需要在县域层面探索符合规律各具特色的捷径、制度机制体系,为全国县域共同富裕示范引路。

就奉化县域发展情况来看,推进共同富裕过程中要实现高质量发展、高品质生活,需要突出重点,系统化推进:第一,要围绕突破农村产业发展改革先行,依托“生态+品牌+智慧”模式,做深做透高效、生态、智慧、融合型农村产业文章;第二,要持续发力城乡环境整治,深化“多规合一”试点促进全域美丽,健全环境治理长效机制促进持久美丽,创新“五治一体”治理体系促进内在美;第三,要着力变“城乡二元”为“一体发展”,推动公共服务均衡化,加速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持续推进城乡民生保障提质增效;第四,要充分利用数字化改革红利推动县域治理现代化,依据关联性数据构建适合县域治理特点的逻辑架构,着力在信息共享机制和治理模式变革上创新突破,为实现社会治理数据贯通提供技术支撑。

来源 奉化日报

编辑 肖瑶

二审 毛超峥

终审 陈海波

推荐